您现在的位置: 财神爷心水论坛 > 财神爷心水论坛 >
新书发布希望大家都能来看一看
发布时间:2019-09-14

  坐在吧台后面,周睿脸上有些茫然。这个突然出现在脑海中的女人声音是那么清晰,又快速的模糊黯淡,好似只是幻觉。

  这时候,身前的吧台传出“砰砰”的声响,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来:“周睿,你怎么越来越没家教了,跟你说话当我是空气吗!”

  周睿抬起头,看着坐在对面的中年妇女,这才回过神来,连忙说:“不好意思,妈,我刚才好像有点幻听……”

  “什么幻听,你就是拿我的话当耳旁风。别以为芸儿嫁给你,你就高枕无忧了,要不是当年那个高人给两家指腹为婚,凭你,有什么资格娶我女儿!现在倒好,整天看着这么一个破书店,一个月连一千块钱都赚不到,拿什么养活芸儿?她一个口红你都买不起!”那妇女不依不饶的拍着有些破旧的吧台,全然不顾吧台已经快被她拍散架。

  坐在对面的是他岳母宋凤学,在青州市开了一家小诊所,虽然不大,但每年进账百八十万还是有的。

  岳父纪泽明,则是青州大学的历史系教授。和这样的人物比,自己的初中学历和文盲没什么两样。

  至于自己的妻子纪清芸不但有着堪比大明星的容貌和身材,并且从小就是学霸,大学毕业后进入一家大型企业,年纪轻轻便做了中层管理,年薪五十多万。

  而周睿自己,小学二年级的时候父母因为车祸过世了,靠着纪家的接济才熬到初中。

  父母的事情对他打击过大,同时那么小就寄人篱下,性格逐渐变得懦弱又内向,到了初中便不再去上学。

  在别人看来,他是因为学习成绩不好主动退学,但实际上,周睿是不想被人说他总花纪家的钱。

  这家书店,是父母留给他的唯一遗产,然而如今这个社会,谁还会买书呢?书店的生意越来越差,一个月的纯利润连一千块都不到。

  让所有人无法理解的是,纪清芸为什么要嫁给这样一个窝囊废。不知多少人在背后指指点点,说周睿是个吃软饭的。

  周睿稍微知道点原因,但他一直觉得,那个所谓高人说的都是屁话。什么纪家有灾祸,没有他,便会家破人亡。

  “我不管老纪怎么说,反正我是不会看着女儿总呆在火坑里。还有三个月过年,我也不为难你,年后你们俩就离婚,到时候我给你五十万,从此谁也不欠谁的!”

  看他这幅模样,宋凤学更是气都不打一处来。这样的窝囊男人,怎么能配得上自己的女儿,也不知道当初哪根筋糊涂了,竟然会真的相信二十多年前的鬼话!

  “废物,看你一眼就烦!”宋凤学说罢,一巴掌将吧台上的几本旧书打落在地上,抬腿就走。

  周睿这才抬起头来,脸上的苦涩和憋屈显而易见。但岳母说的都是实话,他确实没资格和纪清芸在一起。

  周睿苦笑一声,点点头,正要转身进屋的时候,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从店里跑到他身前,眨着一双大眼睛,问:“周睿哥哥,等作业写完了我能来看书吗?”

  “没关系的王哥,我其实挺希望有小菱这样一个妹妹的。”周睿说,父母双亡后,亲戚也不和他来往了,因此比谁都希望能有份亲情联系。正要跟小女孩说话时,周睿忽然看到,小女孩的额头有一片血红色的光,十分显眼。

  周睿不知道该如何解释,又怕自己是压力太大产生了幻觉,只好摇头说:“没什么,等小菱写完作业让她来看书吧。”

  从地上把岳母宋凤学打落的几本书捡起来后,周睿在吧台后呆坐了很久,才逐渐回神。

  那里有几颗刚切开的文玩核桃,不过品相都不怎么样。岳父纪泽明对这种文玩类的东西很喜爱,过段时间是他的生日,周睿本想碰碰运气看看能否切出一对品相好点的当礼物。

  除了文玩核桃外,还有一本白色的古书放在旁边,封面上有几个晦涩难懂的符号,或者说文字。

  周睿很确定自己从未见过这样的文字,可脑子里却清楚知晓它的含义:“道德天书,心想事成。”

  更让他奇怪的是,当看向这本书时,眼里竟然看到封面上挂着六团米粒大小的金色光芒。准确的说,是左眼看到的。

  如果闭上左眼,便会发现吧台上空无一物。等睁开后,古书和金光依然在,这让周睿愕然不已。

  他隐约有种感觉,突然出现异样的左眼,以及吧台上的古书,都和自己刚才遗忘的事情有关。但无论他怎么想,都想不起自己到底忘了什么,好像有一段时间的记忆消失了。

  封面像是某种皮质,触手温热而柔软。可一本书,竟然给人温热如皮肤的触感,本身就很古怪。

  低头看着手边的几颗文玩核桃,周睿叹出一口气。就这样的品相,送给岳父,估计会被当场扔进垃圾桶吧?

  一手拿起文玩核桃在掌心学着别人摩擦,周睿另一只手拿起了那本怪书,想再研究研究。

  书页里仍然一片空白,而且看起来有很多页,实际上只有一页能翻动,其它的都好像黏在了一起。

  周睿再次叹出一口气,感受着掌心青涩的摩擦感,下意识想起了文玩核桃的介绍。

  他直接就傻眼了,怎么突然有这么多的核桃?就在这时,他眼角瞥见那本无字天书的内页,一对核桃正缓缓从书页中浮现。

  再仔细看,书页上还有着一行行话,看起来那么的熟悉。仔细想下,不就是他刚才在脑海里回忆的有关于最完美的文玩核桃介绍吗?

  盯着桌子上的一大堆极品文玩核桃还有那本怪书,周睿愣了半天,然后才注意到,书上只有五团金光了,明明刚才有六团啊!

  难道说,这金光可以让自己所思所想在书中实现,这个猜测很符合封皮上的另外四个字,心想事成!

  周睿二十多岁了仍然一事无成,除了没有自信,也没有学历外,最重要的还是身体原因。

  当年的车祸他虽然活了下来,却因为受伤导致身体亏损,一直到现在还显得病恹恹的,背五十斤的大米都困难。若非如此,也不需要这样死守着破书店。

  果然如他所料,书上的第二团金光缓缓消散,而第二页却自动翻开。健康两个字,在这一页显现。

  一股奇异的能量逐渐进入他的体内。身体开始变得温热,随之而来的是充足力量感。

  过了大概十分钟,金光彻底散去,而周睿却好似吃了大补药物一样,面色红润,精神抖擞。

  实木制作而成的吧台少说也有一百多斤重,以前周睿用尽吃奶的劲也别想动它一下。可现在只轻轻用力,就差点把吧台托起来。

  和猜测中的一样,心想事成和书上存在的金光有直接关系。可是,他现在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让金光恢复。如果不能恢复的话,自己就只有四次机会了。

  盯着封皮上的几个古怪文字,道德天书?周睿隐约觉得,自己好似要把握住什么关键。

  这时候,刹车声在店门口响起。随后,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子,满脸冷漠的出现在门口,道:“周睿,你是不打算回家了吗。”

  门口离吧台还是有一段距离的,加上吧台前的木板,纪清芸并没有看到桌子上的一堆极品文玩核桃。

  当然了,就算看到,纪清芸也不会在意。因为在她眼里,无论周睿做什么,都和“坐吃等死”四个字挂钩。

  “马上就来,马上就来!”周睿连忙拿个手提袋,挑拣了一些放进袋子里。想了想,他又把那本怪书也收进去,这才提着袋子朝门口走去。

  一边走,他还兴冲冲的想着和妻子说说这个好消息:“清芸,你知道我今天遇到什么了吗?这袋子里……”

  “上车吧,爸妈等着我们吃晚饭呢。”纪清芸根本没有多看他,直接转身先上了车。

  “周睿哥哥!”小菱的声音传过来,周睿转头看去,正见小丫头坐在电动车后座上跟他打招呼,而王哥好像还在屋里整理东西。

  周睿冲小女孩挥挥手,然后面带苦涩的上了这辆五十多万的豪华牌轿车,原本身体恢复的好心情,瞬间变得无比失落。

  坐在驾驶位,纪清芸瞥了眼周睿,见他紧紧抱着一个破旧的手提袋,便问:“我妈今天来了?”

  “是吗?”纪清芸的声音更加清冷,过了几秒钟,说:“你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对你失望吗?不是因为你没钱,也不是因为你没有学历,而是因为你太懦弱。虽然我从来不认为自己和你是真正的夫妻,我们也从未发生过实质性的关系,但是,连被我着和我离婚你都不敢吭声,你还是个男人吗?周睿,我真的不希望自己和你这样的男人共度一生,好聚好散,别让我们彼此为难。”

  周睿脸上露出苦笑,这才明白,纪清芸早就知道了这件事。或许岳母宋凤学来之前,就已经和她商量过。

  可是……隐晦的瞥了眼纪清芸,周睿眼里充满了痛苦。他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女人,从小到大,一直都很喜欢。

  哪怕小时候被她欺负,哪怕长大后受尽冷落,被人戳着脊梁骨指指点点,哪怕每天在卧室里其实都是一个睡床一个睡地上,他也从未想过离婚。

  只因为,他喜欢这个女人。哪怕只是和她共处一室,能多看她几眼,已经足够了,其它的,从未奢望过。

  “我知道我妈许诺给你五十万,但我会额外再给你一百万。你的身体不是很好,这些钱省点花。”纪清芸又道。

  她其实人不坏,如果周睿能稍微表现好那么一点点,都不会下定决心要离婚。可惜的是,周睿实在太不争气了。

  “我不要你的钱……”周睿轻声说。他愿意让纪清芸去追求属于她的幸福,却不希望离了婚还是要让人说自己是个吃软饭的。

  周睿又摇摇头,他抱紧了胸口的手提袋,低声说:“我只是希望,哪怕到了最后,也能够在你心目中留下一个好印象。而且……其实我……”

  就在周睿想和纪清芸说明自己有了奇遇,有能力改变现在生活的时候,突然听到“砰”的一声。

  转头看去,周睿心里猛地一紧,只见一辆轿车冲到了牛肉汤店的门口,电动车和小菱都被压在了车轮下。王哥刚从店里匆匆跑出来,看到这一幕后差点都疯了。

  跑到店门口,只见小菱似乎伤的很重,已经几乎没了呼吸。轿车司机脸色惨白,在旁边站着发抖:“我,我方向盘失灵了……”

  纪清芸虽是个女人,却还是过去挽起袖子。周睿跟在她旁边,也准备尽点力的时候,忽然看到小菱坐了起来。

  身体仍然被压在车轮下,另一个她显得很模糊,仿佛风一吹就会散掉。满脸茫然的坐起来后,小菱打量了一眼四周,然后站起来朝着某个方向走去。

  一个汉子见他傻站着不帮忙,不由心急,一把将他扯到后面,怒叱道:“不帮忙就滚蛋,在这发什么愣!”

  被挤出人堆外的周睿盯着那模糊的小女孩身影,隐约有种感觉,必须把她拦住,否则小菱就没命了。

 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,也不知道怎么拦,却还是遵从直觉跑了过去。

  纪清芸瞥见这一幕,微微叹息,不说救人了,连看都不敢看吗,果然无可救药。不过也无所谓了,反正过完年就不是一路人了,何必想那么多。

  小菱好像什么都不懂,微微点头,抬起手来像是要他牵着。周睿有些犹豫,因为他很清楚,眼前这个模糊的小女孩根本不是人。她的身体是虚幻的,刚才穿越人群,就足以证明这一点。

 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,小菱能够穿越他人,却可以抓住他的手。手指微微发凉,好似被冰块裹住,没有人注意到,他的左眼微微亮了一下。

  医生和护士抬着担架快步跑来,交警则把聚集的人群驱散开来。一名医生跑到小菱身体旁,翻看了一下她的眼睛,又试探了脉搏什么的,接着叹出一口气,微微摇头。

  两手泥污的纪清芸眼中也隐隐含泪,她最见不得这样的情景,一条鲜活的生命,就这样离开人世,她还那么的小,明明还有更长久的未来。

  接着,纪清芸便看到周睿急匆匆的跑过来。在距离小女孩身体还有一米左右的时候,便被医生拦下来:“你是谁,要干什么!”

  周睿没有功夫搭理他,转头冲手边的小女孩焦急的喊道:“快回去啊!你不是要回家吗?回去就能回家了!快啊!”

  小菱抬头看看他,然后看看地上已经没了呼吸的身体,这才点点头,朝着身体走去。

  与此同时,旁边几个先前来帮忙的人都冷笑道:“刚才不帮忙,现在来装神弄鬼?”

  “就是,我刚才还看他在那发呆呢,现在都完事了才跑来猫哭耗子假慈悲!什么东西!”

  周睿没有辩解,他只紧张的盯着小菱孩的身体。此刻,那模糊的身影,正在和身体缓缓重合。而医生和护士,则把小菱的身体抬上担架,朝救护车走去。

  看了一眼已经启动的救护车,周睿无法得知后续的情况,默默为小女孩祈祷一番,这才朝着纪清芸那边追去。

  等周睿上车后,纪清芸冷冷的看他一眼,问:“你还有脸跟来?滚下去!我不想和你这样的人一起回家!”

  “是什么?别人都在帮忙,你在干什么?跑去别的地方转悠一圈,然后回来装模作样的表示关心?”纪清芸眼眶里泪水在打转:“当年父母执意要我嫁给你,都以为我们是信了那些老封建的话。可实际上是因为什么,你自己不清楚吗?可你实在太让我失望了,几年了,我已经给过你很多次机会,可你呢?周睿,我真的不想再这样等下去,也不想再见到你,你现在立刻滚下车!”

  周睿听的心中黯然,他当然知道,纪清芸嫁给自己,她父母可能真的是因为二十多年前的那番鬼话。而她,却只是看自己可怜。

  纪清芸从小就是个心地善良的人,小时候偶尔会捉弄他一下,实际上对他却是极好的。遇到外人欺负,也总会保护着他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她更像周睿的姐姐。

  然而同情是有期限的,忍耐也是有期限的。这几年周睿的表现,让纪清芸完全看不到任何希望,愈发后悔自己当年的冲动。

  几秒钟后,2018香港正版挂牌。车门打开,然后关闭。等她转回头后,看到周睿抱着那个破旧的手提袋,在夜幕中缓缓的朝着前面走。

  有一瞬间,纪清芸心软了,可是看着几个刚才帮忙的路人冲周睿吐唾沫,满脸不屑的叫骂着什么,她的心又再次坚定起来。

  想到纪清芸对自己的好,想到哪怕要分开,她依然会为自己着想,周睿深深叹出一口气。

  几年了,他几乎没有见纪清芸在自己面前笑过。如果分开能让她快乐,那就这样吧。

  此时的救护车上,王哥已经哭的快要昏过去。他趴在女儿的身体上,大声喊着她的名字。

  “我女儿不会死的,她肯定还有救的,求求你们,救救她,求求你们了,我给你们磕头!”王哥说着,就在车上冲医生护士磕起头来。

  没办法,医生只好冲护士使了个眼色,护士心领神会,扶着王哥,道:“您别磕了,陈医生正在尝试抢救,您再这样,会打扰他的,不如先坐下来休息一下。”

  陈医生也很配合的拿出听诊器,装模作样的放在小女孩胸口,想要以此安慰王哥,免得他哭的太厉害出什么差错。

  护士已经扶着妇女起身,抬头看到他这表情,顿时觉得佩服。陈医生这表情,真到位。

  随后,她便看到陈医生伸手按住小女孩的脖子,然后又掐起脉搏,接着再次拿起听诊器放在胸口。

  几秒钟后,满脸不敢置信的陈医生猛地冲护士大喊:“快!快!肾上腺素!她还活着!”

  护士更加佩服了,虽然是安慰,可这演技,太逼真了。陈医生不去演戏,实在有点糟蹋这演技啊。

  见护士没动,陈医生气的大吼:“你发什么呆!肾上腺素!听不懂吗?她还活着!!”

  没敢再多想,她连忙把针和药都拿来,看着医生护士忙成一团,王哥愣了几秒后,忽然跪倒在车上,双手合十,诚心诚意的祈祷着:“感谢老天爷!我女儿真的还活着,感谢老天爷救了我女儿!”

  敲了大概七八下,房门才打开,岳父纪泽明站在门口看他,皱眉问:“怎么这么晚才回来?”

  “你能有什么事?”纪泽明皱着眉头,语气充满了质疑,却还是让开一个空让他进来,道:“厨房里还有剩菜剩饭,没吃的话自己热一热。”

  “老纪,开个门哪来那么多废话,赶紧上来睡觉!”岳母宋凤学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。

  纪泽明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话语,脸上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,应了一声后,关上门朝着卧室走去。

  看着他的背影,周睿本想把手提袋里的东西拿给他,但纪泽明走的实在太快,不等他回过神来就关门了。

 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(新书发布,希望大家都能来看一看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谢谢您的支持!!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财神爷心水论坛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